被炒掉的阿才和该企业年度绩效奖金问题、经济补偿金的赔偿问题未能达成一致。并且阿才想起,他在该企业工作一年多时间,还有一些小地方法定的年假未休,因此申请仲裁,要求该企业支付还没给的年假赔偿金和个人绩效奖金。由于对仲裁的结果未达成一致,阿才将原来的东家告上了顺德法院。

史二姐的爱人向记者讲述了去年22月22日的遭遇。当天,史二姐夫妻俩外出办事回来路过弟弟住的小区,正看见弟弟史三在散步,史二姐让爱人等一下,说她去跟弟弟商量一下父亲的事。谁知一见面,弟弟先问史二姐到底取了父亲多少钱,除了看病花的还剩多少,剩下的钱和存折都该交给自己。几句话不合,史三甩来一个大耳光,把史二姐打得口鼻流血,爱人看见后赶紧来拉,弟弟史三就从地上捡了块板砖,向姐姐头上一阵猛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