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贷款的结构来看也比较合理。新增贷款更多是投放到了基础设施、制造业、小微企业、个人消费贷款等领域。而房地产贷款、个人按揭贷款的增速有所下降。贷款结构进一步优化完善,贷款更多地投入了实体经济和企业的生产当中。

五是监管上也有一些不足。银保监会要求做到尽职免责,但在金融机构基层落实还不够到位。还有一些评估贷款的中间收费比较多,“过桥”贷款的费用也抬高了融资成本。此外,还有诚信体系、信息不对称的问题。中国的融资结构是直接融资偏少,间接融资过多,这可能需要下一步的改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