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而言之,对企业的债务水平,对地方政府债务,以及对房地产,我们始终密切关注,实行更加审慎的融资标准,既要不断地化解存量风险,也要有效控制增量风险,这是我们一贯的监管政策和监管路径。

周亮:在降低融资成本方面。一是控制了贷款利率水平,按照价与量的挂钩正向激励银行保险机构,更多地把资金倾斜到小微企业身上,主动地管控成本、压低利率。二是落实了收费减免政策。我们提出“七不准四公开”的严格要求,严禁不合规、不合理的收费。刚才兆星同志讲了,我们不断加强检查力度,但还是有一些银行、一些中小金融机构变相增加收费,甚至“以贷定存”“以存定贷”,搞一些变相的方式,提高了融资成本。有些我们查到了,已经严厉纠正。也欢迎企业在碰到这些问题过程中向银保监会、向各地银保监局举报,我们将发现一起,查处一起,绝不姑息。